判例 酒精度不合格怎么罚?按标签违法吗

昨日推送了: 判例 白酒的酒精度不符合,按生产经营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处罚

文末不少留言认为,案件定性错误,不应该按照《食品安全法》中的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处罚。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天津市宁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作出的被诉行政处罚决定是否合法。

被申请人提交的检验报告显示再审申请人生产经营的涉案白酒,经抽样检验,结果显示酒精度项目不符合GB/T10781.1-2006《浓香型白酒》要求,检验结论为不合格。

再审申请人的法定代表人抽检时已对抽样程序、过程、封样状态等进行了书面签字确认,其领取的《食品安全抽样检验结果通知书》已明确告知申请复检相关事项。

再审申请人虽主张摩天众创(天津)检测服务有限公司在执行抽样任务时未向再审申请人出示任务委托书,未按照规定进行食品安全抽样检验,但其在行政程序中并未提交已申请复检的证明材料,且被申请人通过国家食品安全抽样检验信息系统查询再审申请人未在收到检验报告后七个工作日内提出异议。

被申请人依据该检验报告认定再审申请人的行为构成生产经营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食品的违法行为,并无不当。

因再审申请人未提交相关材料,被申请人依据检验报告中抽检基数、样品单价、再审申请人自述生产成本,认定货值金额2600元,违法所得24元,并无不当。

据此被申请人给予再审申请人“1.没收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白酒196瓶(500ML/瓶);2.没收违法所得24元;3.罚款75000元”的处罚,系在法定处罚种类和幅度范围内,量罚适当,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第一百二十四条第一款、第二款的规定,被诉行政处罚决定书具有合法性。

综上,两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再审申请人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规定的情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六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被告召开局务会议对原告涉嫌生产经营标签不符合规定的食品一案进行研究讨论。

后于2019年10月30日,对原告长腾公司作出长市监行罚字[2019]400号《决定书》。

另查,2013年5月6日,长乐市质量技术监督局曾对原告生产质量不合格白酒的违法行为作出(长)质技罚字[2013]007号《行政处罚决定书》。

原审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第六条第二款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市场监督管理部门主管本行政区域的广告监督管理工作,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有关部门在各自的职责范围内负责广告管理相关工作。”本案中,被告长乐市场监管局作为长乐区的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有权对本行政区域内的食品药品安全监督工作进行管理,其权力来源合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第四十八条及第八十六条第二项规定,“食品和食品添加剂的标签、说明书,不得含有虚假、夸大的内容,不得涉及疾病预防、治疗功能。生产者对标签、说明书上所载明的内容负责。食品和食品添加剂的标签、说明书应当清楚、明显,容易辨识。食品和食品添加剂与其标签、说明书所载明的内容不符的,不得上市销售。”“违反本法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有关主管部门按照各自职责分工,没收违法所得、违法生产经营的食品和用于违法生产经营的工具、设备、原料等物品;违法生产经营的食品货值金额不足一万元的,并处二千元以上五万元以下罚款;货值金额一万元以上的,并处货值金额二倍以上五倍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产停业,直至吊销许可证:(一)经营被包装材料、容器、运输工具等污染的食品;(二)生产经营无标签的预包装食品、食品添加剂或者标签、说明书不符合本法规定的食品、食品添加剂;……。”

《关于审理行政案件适用法律规范问题的座谈会纪要》第三点规定,“关于新旧法律规范的适用规则根据行政审判中的普遍认识和做法,行政相对人的行为发生在新法施行以前,具体行政行为作出在新法施行以后,人民法院审查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时,实体问题适用旧法规定,程序问题适用新法规定,但下列情形除外:(一)法律、法规或规章另有规定的;(二)适用新法对保护行政相对人的合法权益更为有利的;(三)按照具体行政行为的性质应当适用新法的实体规定的。”本案中,原告长腾公司经营标签不符合规定食品的行为发生于《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修订之前,故被告长乐市场监管局依《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2009年6月1日起实施)第八十六条第二项之规定,对原告之违法行为作出处罚,适用法律正确,裁量适当。

被告长乐市场监管局经立案、调查、询问、告知、听证等程序,经集体讨论后对原告之违法行为作出并送达长市监行罚字[2019]400号《决定书》,上述程序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之规定。

综上,被告长乐市场监管局于2019年10月30日作出的长市监行罚字[2019]400号《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符合法定程序、适用法律正确、裁量适当。原告长腾公司要求撤销该行政处罚决定的主张缺乏事实、法律依据,故依《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长乐长腾珍珠酒业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本院认为,关于原审法院对长乐市场监管局作出本案被诉行政处罚决定的职权认定,本院予以认可。

本案中,被上诉人长乐市场监管局提供的现场检查笔录及照片、询问笔录、检验报告和复检报告、白酒委托加工合同及公证书、委托加工协议书及备案申报材料、财产清单等证据,可以证实上诉人长腾公司生产批号为2013年5月12日和2013年6月2日的576件53%vol“长腾珍珠”牌清香型白酒酒精度单项检验结果不符合酒精度53%的标准,其生产经营标签不符合规定的53%清香型白酒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2009年6月1日实施)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三款的规定。

对于案涉白酒的件数问题。被上诉人作出的被诉行政处罚以及原审庭审中,认定上诉人共委托汨罗春酒业分别生产了574件生产批号2013年5月12日、2件生产批号2013年6月2日的53%vol“长腾珍珠”牌清香型白酒,扣除上诉人自己喝的和赠送给他人的共计36件,案涉白酒为540件(2019年7月11日现场查获530件,委托鉴定4件,原异地封存于被上诉人的1件,寄售5件)。

同时,上诉人在2019年7月31日被上诉人对其所作的询问笔录中,上诉人陈述,576件53%vol“长腾珍珠”牌清香型白酒,2014年3月24日被原长乐市质量技术监督局查封了535件涉案白酒,寄售了5件,上诉人赠送了1件,自己喝了15件,送给亲戚朋友喝了20件。

故上诉人关于原审判决认定案涉白酒的数量错误,案涉白酒未进入流通领域的上诉主张,不能成立。

上诉人于2013年5月12日和同年6月2日生产的上述白酒经过抽检以及复检,均确认了案涉白酒的酒精度项目不符合该产品标签明示值的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