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牢生物安全屏障

生物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提出,建立健全生物安全风险防控和治理体系,全面提高国家生物安全治理能力。党的二十大报告明确提出,加强生物安全管理,防治外来物种侵害。本期邀请专家围绕相关问题进行研讨。

王宏广(北京大学中国战略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生物安全不仅事关人民生命安全,而且事关国家命运、民族未来。狭义生物安全指生物技术与实验室安全,主要内容是采取一系列有效预防和控制措施,防止实验室使用的危险生物泄漏,以及生物技术滥用、误用对人民生命安全、生态安全造成威胁和损害。广义生物安全指一个国家或地区有效应对一切危险生物以及生物技术滥用、误用造成的影响和威胁,维护和保障人民生命安全、生态安全与国家安全的状态和能力。生物安全通常包括公共卫生安全、农业生物安全、生物多样性与生态安全、生物技术与实验室安全、国门生物安全、国防生物安全及生物安全保障能力建设七方面内容。

生物安全就在身边。防控艾滋病等传染病,保障转基因作物安全,防御蝗虫等农业病虫害,保护珍贵动植物、防止濒危生物灭绝、保护生物多样性,守住国门、防御有害生物入侵,防御生物威胁、遏制生物战等都是生物安全的范畴。此外,防止抗生素不当使用、保障药品安全、保障食物安全生产都离不开生物安全。

生物安全与国家命运攸关。自然界往往2年至3年就会出现一个新的病原物,可能导致一个地区甚至整个国家停工停产,给人民生命、经济发展带来巨大损失。西班牙大流感导致欧洲人口减少近三分之一;艾滋病造成非洲许多国家人口大量死亡,引发全球恐慌;埃博拉和SARS(重症急性呼吸综合征)传染性强、致死率高,让人闻而生畏;新冠疫情迅速传遍221个国家和地区,国门紧闭的国家也没能幸免,许多国家经济增速下降一半,全球蒙受巨大损失。

从国际形势来看,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有许多国家研制和使用生物武器。虽然国际《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已出台,但不排除一些国家以防御生物威胁为名,秘密研发生物武器,不排除会释放病毒危害世界安全。

从国内形势看,我国既面临着传统生物安全的风险,自然界每2年至3年会出现新的病源威胁,又面临新兴生物安全的威胁,合成生物等新技术普及、人为滥用或谬用前沿生物技术可能造成生物武器威胁和风险。

党中央高度重视生物安全。2021年9月,中央政治局专门就加强我国生物安全建设进行集体学习。会议指出,生物安全关乎人民生命健康,关乎国家长治久安,关乎中华民族永续发展,是国家总体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影响乃至重塑世界格局的重要力量。

我国出台了一系列法规、文件,建立生物安全防控体系,开展卫生防疫运动,以及制定防控重大传染病的预案,诊断试剂、疫苗、药品、防护设备研发取得重要成果,不断强化重大疾病防控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处理机制,从而使公共卫生和传染病防治能力得到显著提升,不断强化我国生物安全保障工作。

《中华人民共和国生物安全法》于2021年4月15日起施行,明确了生物安全的重要地位和原则,规定生物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完善了生物安全风险防控基本制度,创建了生物安全风险防控的“四梁八柱”,奠定了保障生物安全的法律基础,标志着我国生物安全保障进入新阶段。

我国在保障生物安全方面取得重大成果。一是保障人民生命安全,消灭或基本消灭了天花、麻疹等十几种传染病,为人均预期寿命由新中国成立初期的40岁左右增加到2021年的78.2岁发挥了重要支撑作用。二是保障农业生物安全,防控农业病虫灾害,防止外来物种入侵,保障转基因作物安全,为粮食增产提供了坚固的安全屏障。三是保护生物多样性,促进生态安全。通过制定政策法规,建立保护园区、重大生态工程等措施,生物多样性保护取得显著成效,生态环境逐步改善。四是严把国门生物安全,建立健全国门安全体系。完善口岸疾病预防控制体系,实施口岸病媒生物智慧监测工程,有效防御大量危险生物入侵。五是生物医药创新体系建设不断完善,研发能力和水平快速提升,高等级生物安全实验室实现从无到有,管理水平达到国际一流。新冠疫情期间我国大量诊断试剂、疫苗、口罩、呼吸机等防疫物品出口国外。全世界一半的新冠疫苗由中国生产,中国在保护好本国国民的同时,截至2022年5月,累计向153个国家和15个国际组织提供22亿剂新冠疫苗,为世界疫情防控作出贡献。

万方浩(中国农业科学院研究员):在全球经济一体化和国际贸易日益频繁的背景下,我国外来物种入侵压力持续加大,防控形势严峻。

一是侵害途径日益多样化。外来物种入侵途径主要分为自然扩散、无意传入、有意引入三大类。我国幅员辽阔,与14个国家接壤,周边国家有害物种种类多且多为疫源地,东亚季风、南亚季风等为外来病虫和杂草种子跨境迁飞扩散提供了便利条件,草地贪夜蛾等物种通过自然途径侵害我国的频率与风险明显增加。同时,随着对外贸易与人员往来日益频繁,我国进出境和过境的货物量、邮寄物与人流量急剧增多,外来有害生物随动植物产品、包装物、邮寄物等无意传入进而造成危害的情况日益增多。此外,非法引入饲养“异宠”、违法违规放生等新情况不断出现,加大了外来有害物种侵害风险。2022年1月至9月,全国海关在贸易渠道截获检疫性有害生物4.7万种次,在进境寄递、旅客携带等非贸渠道截获禁止入境活体动植物4016批次,同比均有明显增加。

二是外来入侵物种种类增多。根据专家评估结果,我国已发现660多种外来入侵物种,近10年新增入侵物种55种,与20世纪90年代前相比,新增入侵物种频率明显增加。目前,全国各省份均有外来物种入侵,经济发达地区、沿海和边境省份较多,据估计,云南、广东、江苏、海南等省份外来入侵物种均在300种以上。同时,外来入侵物种对农田、森林、草原、湿地、河流等多种生态系统造成危害,其中农业是受危害最严重的领域之一,八成以上的外来入侵物种出现在农田等人为干扰频繁的生境。比如,危害农作物生产的草地贪夜蛾、番茄潜叶蛾、梨火疫病菌等外来入侵病虫害;危害渔业生态系统的鳄雀鳝、齐氏罗非鱼、清道夫等外来入侵水生动物;危害农业生态环境的薇甘菊、普通豚草、加拿大一枝黄花等外来入侵植物。

三是根除难度大。外来入侵物种自身生长繁殖能力极强,其入侵过程一般需要经过传入、定殖、潜伏、扩散、暴发五个阶段,在定殖前及时监测发现和迅速灭除,防控效果最好,而一旦定殖形成种群,根除难度非常大。此外,受环境变化、药物使用等因素影响,有些外来入侵物种产生了新的生理小种、抗药性基因型等,制约了治理效果,如入侵我国的西花蓟马已对多种常用化学杀虫剂产生抗药性。

按照农业农村部、财政部、自然资源部等部门联合印发的《外来入侵物种普查总体方案》要求,自2021年开始,利用3年时间,在农田、渔业水域、森林、草原、湿地、主要入境口岸等区域分工普查,力争到2023年年底摸清我国外来入侵物种的种类数量、分布范围、发生面积、危害程度等情况。此次外来入侵物种普查工作是党中央直接部署下,在全国范围内分行业分区域,全面推进的外来入侵物种调查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