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暖宝爆裂伤人、销售有问题车辆……消费维权!陕西高院“315”重拳出击!(附典型案例)

在第41个“3·15国际消费者权益日”来临之际,为引导消费者依法维护自身权益,提示广大经营者依法诚信经营,陕西高院筛选了全省近两年来涉消费者权益保护案件中的10件典型案例,通过新闻媒体予以公开发布。这些案例涵盖了日常消费买卖、教育培训服务、商品房买卖、网络购物、产品责任等常见消费纠纷及消费诈骗犯罪案件。

此次发布的典型案例只是这两年来全省法院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工作的一个缩影。随着社会发展,消费者权益保护工作将面临更多新情况、新问题,对人民法院工作提出新的更高要求,全省法院将继续加强调查研究,适时发布新的典型案例,充分发挥司法案例指引作用,为消费者权益保护提供司法服务和保障。

9、家装推拉窗长期存在异味,经营者不能证明产品合格的,应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

个体工商户屈某夫妇租赁商场柜台售卖日杂商品。2020年1月初,王某的祖母张某从该柜台购买电暖宝一枚。同年1月23日,张某使用该电暖宝给八个月大的婴儿王某取暖过程中,电暖宝发生爆裂致王某背臀部多处烫伤。经鉴定,王某构成十级伤残。王某的父亲代理其起诉至法院,要求屈某夫妇、某电器商店、某电器商行、某电器厂连带赔偿经济损失203060.21元。

陕西省商洛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根据相关法律规定,销售者不能指明缺陷产品的生产者也不能指明缺陷产品的供货者的,销售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该案中,各方当事人均认可张某从屈某夫妇处购买案涉电暖宝,屈某夫妇出售的同类电暖宝从某电器商店购入,某电器商店的电暖宝是从某电器商行批发购入。现某电器商行作为案涉电暖宝的一级销售商拒不到庭参加诉讼,也未举证证明其上级供货商或案涉电暖宝的生产者,对消费者维权造成障碍,某电器商行应首先承担责任。故判决由某电器商行赔偿王某各项损失共计138337.93元,屈某夫妇、某电器商店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目前,消费市场日益呈现多元化、个性化发展趋势,消费链条上的隐形市场主体也在不断增加,消费者若遭遇产品责任侵权,维权比较困难。该案明确普通消费者只需证明商品的直接出售者,倒逼中间销售商举证证明其他供货商和生产者,怠于举证的销售商应首先承担侵权赔偿责任。该案落实产品质量首负责任制,降低消费者维权门槛,减轻消费者维权成本,在产品责任侵权领域具有示范引领作用,并引导销售者严控进货渠道,保证产品质量。

2018年12月6日,邹某与第三人某房地产公司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约定购买某项目商品房一套,总价款519324.00元。同日,某房地产公司为邹某办理了网签备案手续。2017年至2018年期间,邹某之母王某陆续通过银行向某房地产公司支付了购房款。2021年4月,某建筑公司因与某房地产公司、某实业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申请诉前财产保全,法院裁定对案涉房屋予以查封。邹某提出执行异议被驳回后,提起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该系列案共20件。

陕西省安康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邹某系商品房消费者,某建筑公司系金钱债权人,第三人某房地产公司系房地产开发企业,应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九条规定的条件进行审查。在人民法院查封之前,邹某与某房地产公司已经签订合法有效的书面买卖合同,所购商品房系用于居住且名下无其他用于居住的房屋,其就涉案房屋已支付的价款超过合同约定总价款的百分之五十。因此,邹某等18位商品房消费者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九条规定的情形,其权利能够排除强制执行,判决不得执行案涉房屋。另2位商品房购房者因不符合“所购商品房系用于居住且买受人名下无其他用于居住的房屋”的条件,法院未予支持。

房屋是大宗商品,普通消费者需要几代人的努力才能买得起一套房子,因此商品房消费者居住生存权应优先考虑。近年来,受经济下行影响,部分房地产企业资金链断裂、债务纠纷等问题层出,直接影响商品房消费者能否取得房屋。在商品房消费者与建设工程承包人、担保债权人的权利发生冲突时,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九条规定,对符合条件的商品房消费者的权利予以优先保护,体现了生存权至上的司法理念,有利于维护社会稳定。

2018年12月26日,王某在某电动车经营部购买了一辆售价39800元的电动代步车。因车辆使用过程中自动熄火,王某于2019年6月17日将车辆开至某电动车经营部要求解决问题。经售后检查,车辆存在线路接触不良和增程器故障,维修后车辆能正常使用。但试车过程中又两次熄火,某电动车经营部认为熄火系因车辆电机具有过热保护功能,电机降温后,车辆能正常行驶。王某对车辆能否正常使用存有疑虑,诉至法院,要求退车退款。

陕西省安康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王某与某电动车经营部形成买卖合同关系,王某支付了价款,某电动车经营部应当提供能够实现一般使用目的的合格产品。案涉电动车在使用过程中经常自动熄火,在维修后的试车过程中仍两次熄火。对普通消费者而言,电动车作为日常使用的交通工具,自动熄火会给正常行驶带来安全隐患。某电动车经营部作为销售方理应保证案涉电动车能够正常使用。在案涉电动车虽经维修,试车过程中仍熄火的情况下,王某要求退车退款的理由正当,应予支持。故判决某电动车经营部向王某返还购车款。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轿车、电动车等作为代步工具被越来越多的家庭选择和使用。消费者购买检验合格的车辆,在正常使用情况下,应能够安全持续行驶,这符合普通消费者对所购产品的合理预期。案涉电动车故障经维修仍不能消除,消费者对产品质量提出质疑具有合理性,经营者应全面履行合同义务并保证产品安全使用,不应要求消费者承担过高的质量瑕疵举证责任,增加消费者的维权成本。该案对倡导生产者、销售者承担更高的产品瑕疵担保责任具有指导意义。

张某与某教育培训学校于2021年6月30日签订《中小学生校外培训服务合同》,张某向该培训学校支付培训费10000元,张某女儿在该培训学校累计上课10课次20小时。2021年7月24日《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实施后,11月初该培训学校停业。因双方对退费问题协商无果,张某诉至法院,要求解除合同并由培训学校返还培训费6130元。

陕西省咸阳市杨陵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双方签订的《中小学生校外培训服务合同》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受法律保护。在合同履行期间,受国家“双减”政策影响,培训学校已经无法继续提供培训服务,张某女儿已不能按照合同约定接受教育培训服务,该协议的履行发生了当事人订立合同时无法预见的重大变化。张某诉请解除合同并退还预付费用,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故判决解除合同,某教育培训学校向张某退还培训费6130元。

“双减”政策有利于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过重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政策实行后取得了积极成效,但随之出现培训机构“退费难”、家长“维权难”。教育培训机构以缴费多优惠多的营销策略吸引家长预存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