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ot注芯机

作为一家在国内外知名的食品工业设备供应商,上海奎宏食品机械厂(简称奎宏机械厂)在河南因一起产品设备购销纠纷被诉上法庭。历经三次一审,中院两次发回重审,省高院再审。虽然据理力争,仍被判解除合同,赔偿百万巨款,数十万元的利息,损失巨大。问题是,法院能否逾越机械设备质量司法鉴定机构,对专业性较强的技术问题单独作出判决?同比,如交通事故、医疗事故。

从焕然一新的上海市奉贤新城出发,出租车驶过收割后的稻田,驶过村庄,在路旁一个厂区前停下,上海奎宏食品机械厂出现在眼前。

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很多的陈董事长告诉本网:“我们太冤了。好心帮河南恒利源公司更换四排注芯机,却被告上法庭。让我们退回设备不说,还让我们赔偿一百万,加上几十万的利息。我们损失太大了。”

本网参观奎宏机械厂,看到“精工铸精品,服务零距离”的锦旗高挂,“诚信建设单位”和国际认证证书摆满展示大厅。标准化车间内整洁有序。崭新的设备等待给国内外客商发货。

负责技术、不善言辞的奎宏机械厂汤海江副厂长全程参与了与漯河恒利源食品有限公司(简称恒利源公司)的诉讼过程。

汤海江说,从2002年至今,企业成立将近20年,只涉及这一起官司,“我们就不知道官司咋打的”。

汤海江介绍,2013年年初,经人介绍,恒利源公司(乙方)决定购买奎宏机械厂(甲方)全自动蛋糕生产线日,双方签订购销合同。

本网注意到,合同第六条技术要求第3款:全套设备自注浆机、烤炉、输送装置、杀菌冷却等至包装机理料线(不含包装理料)。并没有提到“注芯机”。

合同第八条约定“设备的质保期为1年:甲方设备自交货日起,1年内免费提供配件和维修,若人为造成的设备零部件损坏,甲方收取相应的材料成本费。一年后甲方应按进价供应配件,并派维修人员维修。”

经过相应的付款、供货、安装、调试程序,2013年12月30日,双方在产品调试单上签署意见。

供方奎宏机械厂曹仁权工程师写到:调试人员工作认真负责,积极主动和我公司配合良好。需方恒利源公司李玉乾写到:设备运转基本正常。部分设(备)运转一段时间后仍需调整。纸托机成型器只有一套,仍需制作一套。全制动蛋黄派生产流水线设备清单显示:注芯机,型号:1000,数量:1。

2014年4月19日,奎宏机械厂陪同外宾到恒利源公司参观,设备运转正常,并录下了视频。

汤海江说,2015年1月份,恒利源公司提出加大产量,双排注芯机改为四排注芯机。

按恒利源公司要求重新制作的四排注芯机与原设备无法“吻合”,多次调试无果。2015年5月5日,在没有任何事先通知的情况下,恒利源公司将四排注芯机退回了奎宏机械厂。

本网看到,在奎宏机械厂一角,四排注芯机静静摆放。这个“惹祸”的注芯机想向人们诉说什么呢?

让奎宏机械厂没有想到的是,2016年4月22日,恒利源公司将奎宏机械厂告上了法庭,起诉至临颍县人民法院。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恒利源公司向法院提出诉讼请求:1、依法判令解除《购销合同》;2、判令退还已支付的货款及利息3、判令支付运费34030元及利息;4、判令被告赔偿经济损失100万元;5、判令被告拆除并收回安装在原告厂区内的机器设备;6、本案费用由被告承担。

奎宏机械厂辩称,恒利源公司的全部诉请是不成立的,没有事实、证据和法律依据;恒利源公司认为经多次调试设备无法正常运转,被告认为该理由是不成立的,被告不存在设备调试始终无法正常运转,其中包括安装调试阶段及生产阶段,从2013年5月份起至2013年12月,在安装调试阶段里面被告交原告方试生产,原告方在试生产2–3个月之后在产品调试确认单上进行了盖章;在生产阶段中,在被告生产阶段中被告方的产品是没有问题的,整个产品的保质期是一年,在这一年当中原告方并没有提出产品的质量问题;产品交付后的4个月被告方带了外宾到原告方的产品线进行参观,本案所涉的设备也是正常运转;从原告生产的情况来看,在原告提供给法庭的证据4、5中所示在两年半的时间内原告都是在正常运转,没有出现问题;原告方在二审的答辩里也认可交付后原告使用了7个月是正常的,也证明了被告方在调试交付设备的时候也是完全合格的;在2016年在原告起诉之前原告方仍在使用该设备,应当由原告(恒利源公司)举证说明。

临颍县人民法院于2017年1月31日作出(2016)豫1122民初873号民事判决,解除双方购销合同,奎宏机械厂返还恒利源公司货款及运费92.68万元及利息,赔偿恒利源公司985353元。

上海荣业律师事务所主任周双虎律师对此判决评价到,“判非所请”违反不告不理原则。恒利源公司提出赔偿100万损失是随意的、笼统的,并无数据和事实支撑。一审法院判决赔偿经济损失985353 元,显属“判非所请”。他要赔偿100万,你判赔985353元是何道理?能源消耗差额损失,应当由主管专业部门及法定机构进行审计,恒利源公司无权单方作出权威性的结论。即使能源损耗确有其事,也恰恰说明本案设备已经经过三年以上的生产使用。

奎宏机械厂不服判决,上诉于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6月19日作出(2017)豫11民终1142号民事裁定,以原审违反法定程序,撤销原判,发回重审;临颍县人民法院于2017年8月31日立案后,于2017年12月21日作出(2017)豫1122民初2631号民事判决,维持原判。被告奎宏机械厂不服,上诉于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6月20日作出(2018)豫11民终1532号民事裁定,以原审判决违反法定程序且认定事实不清,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历经两次发回重审,临颍县人民法院于2018年7月30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另行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2018年9月25日,维持原判。

2018年12月20日,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判决书说,该院认为,在成套设备中,某一部件或配件的瑕疵可能导致整套设备无法正常运转,对合同的实现有着重大影响,亦能构成合同解除的要件。注芯机虽只是整个流水线的一个设备,但对合同目的的实现具有重大影响,即导致被上诉人因设备原因而不能全自动生产,故此项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信。

关于其中的能源损耗损失,依据本案的实际情况,结合被上诉人恒利源公司在一审中提交的证据,新旧设备之间的能源损耗差额是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且不超过违反合同一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应当预见到的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故一审法院支持能源损耗差额并无不当,该院予以维持。

周双虎律师告诉本网,从两次发回重审到最终维持原判,漯河中院能给个理由吗?周双虎认为,生效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错误。不能仅此以运输单、托运单、快递单错误推定设备不符合合同约定的技术要求。

2015年5月5日的运输记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